保姆成某银行大股东 监管整治银行业股权乱象

     业内人士戏言,有些银行股东们开始“颤抖”,特别是中小银行。

 
    6月24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的通知,其中,“股权与公司治理”被列为银行机构五大工作重点之一。
 
    而就在今日(3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经济日报》刊发署名文章《完善公司治理是金融企业改革的重中之重》,提出强化股东行为监管,对通过隐瞒关联股东信息、股权代持等方式变相谋求银行保险机构控制权的,责令转让股权或者限制股东权利。
 
    监管层密集提及银行股权整治,可以看出此次整治的决心。
 
    监管频提银行股权整治
 
    历来,监管部门一把手发表署名文章,都颇为谨慎,往往被市场解读为一种“信号“。
 
    据见闻财经不完全统计,上一次郭树清的署名文章,还是去年6月份刊发于人民日报,当时内容关于中美MY战。
 
    而在今日文章中,郭树清强调,我国金融机构公司治理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相比还有差距,还不能完全适应金融业快速发展、金融体系更加复杂和不断开放的趋势,尚不完全符合现代金融企业权利责任对等、激励约束相容、风险控制严格的特征。
 
    其中,管理部门要把公司治理作为基础性的监管要求,强化股东行为监管,对通过隐瞒关联股东信息、股权代持等方式变相谋求银行保险机构控制权的,责令转让股权或者限制股东权利。
 
    依法清理规范金融企业股权关系。金融管理部门要配合各级地方政府,认真做好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等金融机构的改革和整顿工作。
 
    业内人士告诉见闻财经,近期监管频提银行股权整治,主要是某些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近年来以权谋私现象严重,而在整体经济形势不明朗情况下,这些混乱资金最后很可能成为银行的坏账,进而诱发系统性风险。
 
    近年来,恒丰银行、锦州银行、包商银行等商业银行股权混乱、股东高额关联贷款或信用风险等问题先后浮出水面。
 
    实际上,在农信社、村镇等更小层面,银行股权乱象更加频繁。近日,河北晋州恒升村镇银行一起股东套现26亿元的判决书被曝光,该行小股东赵某表面只持有5%股份,但实际上其他人均为代持,其合计持股60%,致使该银行成为赵某“一言堂”。
 
    今年4月,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也曾介绍,最近银保监会查处了一些中小机构,发现董事长的司机居然是大股东,甚至还有保姆是某个银行大股东,股权的混乱是中小银行特别大的一个问题。
 
    对民企是个机会
 
    因此,解决部分中小银行股权管理混乱现象,成了近几年监管工作的重点之一。
 
    2019年7月,银保监会正式出台《商业银行股权托管办法》,明确要求未上市的商业银行将股权托管至依法设立的股权托管等机构,2020年6月底前按要求完成托管;同时,股权确权应与股权托管工作同时进行,2020年6月底前完成不低于80%的股权确权,在2021年12月底前完成全部股权的确权。
 
    据见闻财经了解,全国包括广东、上海、江苏等多地目前已完成了银行托管、确权工作。
 
    而从2018年起,银保监会对农村中小机构开展了专项排查,目前已责令违规股东转让股权33.4亿股,对74家机构合计处罚5165万元;2019年,查处了3000多个违规问题,清理了1400多个自然人或者法人代持的股东。
 
    在今日署名文章中,郭树清就提出,要从多方面推动完善公司治理机制,其中提到“深化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必然进行许多兼并重组,但社会资本占主体的格局不会改变。”
 
    除了金融机构之间兼并重组,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银行股权治理,对于想要获得银行牌照的许多民营企业,也是个机会。
 
    2020年6月初,360集团便宣布拟以12.81亿元收购天津金城银行5名原发起股东30%的股权,后续若监管审核通过,360集团将成为天津金城银第一大股东。
 
    郭树清认为,近几年金融系统将强化公司治理作为转变体制机制的重要着力点,取得了长足进步。银行保险机构通过股份制改造和境内外上市等多种途径,引入社会资本,推动形成由国有股东、机构投资者和社会公众共同持股的多元化股权结构。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的股权结构也逐步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