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定春节前上市 “抢滩”短视频第一股!估值3240亿

     2011年对中国互联网来说具划时代意义,微信成立标志中国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同年老牌社交网站人人网陷入亏损,而当时人人网的产品经理程一笑果断离职,带着4个人的小团队在北京天通苑月租3500元的两居室里成立了“GIF快手”,为社交平台制作GIF动图。

 
    9年后,号称“天通苑张小龙”的程一笑和宿华带着快手奔赴港交所,估值3240亿元,成为短视频第一股。
 
    另一位创始人、快手CEO宿华拥有技术背景,2013年,在投资人的牵线搭桥下与程一笑认识,带来了其擅长的搜索及推荐算法技术,用于短视频内容分发,GIF快手正式转型为短视频社区,更名为“快手”。
 
    成立之初的快手就带有“接地气”的搞笑属性,从田间地头到小镇乡村,从家长里短到市井百态,快手在下沉市场上迅速渗透,目前快手最新月活用户为4.8亿。
 
    1月18日,快手上市保荐人团队开始路演,预计将于2月5日正式上市。
 
    此次IPO计划集资约50亿美元,投行人士预期快手IPO的目标估值高达5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240亿元)。
 
    百亿估值面对的是高营收下依然亏损的现实。
 
    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快手年收入从83亿元上升至391亿元人民币。2020年上半年的收入达253亿元,同比增长48%,毛利86.94亿元,毛利率34.3%,经营亏损75.65亿元。
 
    不过外资投行们对此倒是很乐观。
 
    摩根士丹利预计到2023年,快手月活用户有望超过6亿,变现能力加快,在移动广告及电商等业务的市占率会快速增长。不过,快手最早要到2022年才能转亏为盈,预计届时的盈利约49.4亿元人民币。
 
    另一承销行汇丰则给予快手估值介于700亿-900亿美元(5460亿-7020亿港元),相当于该行预测今年市销率介于4.9倍至6.3倍,与大摩预测一致,且预计快手将在明年转亏为盈。
 
    快手陷入“焦虑”?
 
    2020年最后一天前,快手召开全员会,宣布将于2021年1月10日开启全员大小周工作制度,进一步全员加速。
 
    让员工加班中某种程度上似乎反映出快手面临的焦虑。
 
    2020年11月5日,成立9年的快手,在香港交易所提交了厚达733页的IPO招股书,向市场宣告“快手长大”。
 
    巧合的是,在同一天,字节跳动正在商谈总额为20亿美元,估值180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并推动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三大业务在香港上市。
 
    如今,快手“快人一步”先于抖音上市,却并不意味着领先。字节系的盘子更大,也不缺钱,反倒是快手业务单一,从2019年快手喊出“抛弃佛系”、全员冲刺“3亿DAU”的目标之后,快速增长已经成了它更强烈的诉求。
 
    2020年6月30日,快手日均活跃用户数量达到3.02亿,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直播平台、全球第二大短视频平台、全球第二大直播电商平台。
 
    尽管快手发展势头很快,但在平均日活跃用户数方面,仍旧逊于同行抖音,截至2020年8月,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已超过6亿。
 
    快手由于早期动图制作与分享工具的基因,天然具备社交属性,作为短视频社交平台,秉承的是“社区分享”文化,我们可以看到在快手活跃着大量的家族,并形成了独特的老铁文化。
 
    抖音在诞生之初,短视频已经进入早期混战时期,因此抖音诞生之初即为颠覆性的内容平台,好玩、新潮是抖音诞生的最核心特征。
 
    抖音采用AI分发机制,使得优质内容可获得大量曝光,而快手基于社交和兴趣的流量分发,拉近了创作者与观看者间的距离,较强的互动性形成了紧密的“老铁关系”。
 
    由于分发机制的不同,导致两者的用户也不一样,抖音用户对KOL多处于仰望和追随的状态,而快手用户与KOL的关系更多是陪伴和分享的状态。
 
    结果就是抖音内容更容易火爆。尽管在用户活跃数上落后于抖音,快手依然有自己发力的地方。
 
    押注直播电商千亿GMV却只带来8亿营收
 
    此次IPO申请,快手主要讲了三个“故事”。
 
    第一,在全球范围内,快手是以虚拟礼物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计最大的直播平台;
 
    第二,按平均日活跃用户数算,快手是世界第二大短视频平台;
 
    第三,按商品交易总额GMV算,快手是全世界第二大直播电商平台。
 
    不难看出,快手强调的是直播电商,也是目前最能体现快手优势的领域。
 
    根据行业专业机构发布报告显示,抖音在2020年前6个月共增加285万名直播主播,累计直播5531万场。而快手在同期共增加72万名直播主播,直播共计1273万场。
 
    抖音在主播和直播增长数量上均高于快手,但是在带货销售额上的数据对比却是119亿元对1044亿元,快手几乎是抖音的10倍。
 
    今年9月16日,快手电商宣布2020年8月快手电商订单量超5亿单。过去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成为电商行业第四极。
 
    从各方面来看,快手目前如果想追赶抖音,直播电商这个变现渠道,是其取得胜利的绝佳切入点,而电商领域对供应链、物流要求极高,同时需要大规模资金持续注入,此时快手的上市,在急迫性上显然比抖音更胜一筹。
 
    为了能够在电商领域做更多谋划,快手早已筹谋布局,2020年还与京东联姻,打造短视频直播电商生态。
 
    快手的直播电商GMV虽然很高,但是收入贡献很小。
 
    招股书显示,平台促成的GMV由2018年的9660万元增至2019年的596亿元,2020年上半年快手电商GMV达到了1096亿元。
 
    目前直播电商业务的收入贡献还是很小,2020年上半年直播电商营业收入仅为8.1亿元,被快手归为与网络游戏、增值业务等并列的“其他业务”,仅占总营收的3.2%。
 
    无论是在短视频赛道,还是直播带货赛道,双方的竞争已然进入白热化。
 
    根据CNNIC数据,2020年6月短视频用户已经超过8.1亿,渗透率87%,使用时长占比8.8%,基本维持去年年底水平。
 
    也就是说,在用户增长方面,短视频已经触及天花板,抖音、快手占据Top2位置,且双方差距保持稳定,未来双方的竞争将向用户体验、用户留存、商业化领域扩展。
 
    不管快手与抖音未来竞争如何,可以预见的是,两位创始人宿华(38岁)和程一笑(37岁)都是年轻有为、身价即将暴涨。
 
    招股书显示,宿华和程一笑分别持有快手12.648%和10.023%的股份。若以上市估值为3240亿元计算,宿华的身家将达到409亿元,程一笑的身家将近324亿元。
 
    腾讯作为快手的大股东,持有其21.567%的股份。其实,在2014―2019年,快手的B轮到F轮融资中,都有腾讯的身影,可谓是耐心持久,也将成为投资方中的大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