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货高企 现金流净额为负 荣信教育急需上市“补血”

 
    近日,荣信教育文化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信教育”)上市申请已获正式受理,其将申请在上交所创业板上市。荣信教育主要从事少儿图书的策划与发行业务、少儿文化产品出口业务等,其在2006年创立了中高端少儿图书市场的品牌“乐乐趣”,2019年创立了定位于大众消费少儿图书市场的品牌“傲游猫”。
 
    八成募资补现金流
 
    招股书内容显示,此次IPO荣信教育拟发行211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少儿图书开发及版权储备项目、以及补充营运资金。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此次募集资金总额为3.10亿元,其中有2.50亿元用来补充公司日后发展的流动资金,占比约为80.6%。而目前荣信教育的净资产为3.63亿元,总资产为5.08亿元。
 
    尽管如此缺钱,但是,荣信教育却在申报前夕多次进行大手笔分红。招股书内容显示,2017-2019年,荣信教育连续三年进行了三次分红,金额分别为1012.50万元、991.52万元和1012.80万元。更何况,八成募资金额用作补充流动资金,足见其资金压力之大。
 
    未来,其可持续盈利能力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2017-2019年,荣信教育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6亿元、3.51亿元、4.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05.23万元、4091.24万元、4439.51万元,增速分别为265.46%、32.45%、9.21%。不难看出,荣信教育的净利润增长已经严重放缓。再到去年上半年,荣信教育营业收入微增4.31%至1.86亿元,净利润却同比下滑32.46%至0.13亿元,扣非净利润仅为0.1亿元,同比下滑45.83%。对此,荣信教育解释,因为遭遇疫情,线下销售受到较大影响,同时公司进行了较多线上促销活动所致。
 
    而线上大力度的打折促销也让荣信教育的毛利率下滑。2020年上半年,荣信教育毛利率为34.41%,同比2019年下滑约4个百分点。
 
    可以预见的是,疫情不会在短时间内彻底消失,在毛利率已经下滑的情况下,长此以往,荣信教育的业绩恐怕很难“翻身”。
 
    授权业务遭受重创
 
    在荣信教育的收入结构中,来自授权版权图书的收入对其业绩贡献最大。2017-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其授权版权类图书收入占图书类比重分别为75.59%、70.19%、55.84%及59.35%,销售收入分别为2.44亿元、2.43亿元、2.21亿元和1.1亿元。尽管占比仍然接近六成,但收入已经连年下滑。至于背后的原因,荣信教育在招股书中没有给出说明。
 
    不过,仔细分析一下不难看出,与英国出版商尤斯伯恩的“分手”对荣信教育授权版全业务有不小的影响。
 
    成立于1973年的尤斯伯恩是英国最知名的童书出版品牌之一。在中国,由尤斯伯恩授权的儿童类图书在电商平台销量可观。
 
    此前,荣信教育凭借和尤斯伯恩的合作获利不少,但2019年,因为部分合作条款难以达成共识,二者之间终止了版权方面的合作,174种图书的授权协议不再有效,,荣信教育从买断式经销商处召回了存量尤斯伯恩相关版权图书,冲减当期收入157.41万元,并且一次性清偿了对尤斯伯恩的版权应付款3800万元。
 
    据了解,荣信教育获得的授权版权大部分来自欧洲、北美洲、亚洲等地区,授权协议一般为3-5年,其在招股书中也坦承,如果畅销图书版权不能续约,则会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近些年荣信教育自主版权的图书增长较快,从2017年的24.41%提升到2019年的44.16%。不过,即使如此,截至报告期末,荣信教育授权版权图书2184册,自主版权图书676册,还有很大差距。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出版机构的实力很大程度上由自主版权决定,就是创新能力,这个能力的培养需要很长时间。”
 
    关键财务数据堪忧
 
    因为少儿图书市场读者具有多元化的阅读需求,所以行业中具有一定规模和品牌形象的图书策划公司通常会开发多品类的图书产品。受到销售模式的影响,业内公司一般存货余额水平较高,而这种情况在荣信教育表现得尤为突出。报告期各期末,荣信教育存货净额分别为9308.39万元、11249.82万元、11783.17万元和13384.14万元,占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1.46%、29.57%、28.11%和31.80%。不仅如此,荣信教育存货周转率均在两次以下,在整个出版行业上市公司中,这样的周转水平排在倒数五名之内。
 
    另外,报告期各期末,荣信教育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5938.13万元、7037.84万元、9192.22万元和13999.14万元,占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0.07%、18.50%、21.93%和33.26%,绝对数额和占比都呈现逐年走高的趋势。截至2020年6月30日,荣信教育应收账款同比增长36.52%。应收账款净额的增加意味着赊销增加,也从侧面反映了公司的议价能力不强。
 
    荣信教育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制定了严格的客户审核流程和财务管理制度,积极回笼资金并按照会计政策计提坏账准备。但若公司应收账款无法及时收回,仍将对公司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存货压力大、应收账款难以收回,这些都给荣信教育的现金流造成巨大压力。报告期内,荣信教育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5570.09万元、3582.01万元、-1100.08万元和-4579.09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下降。这也直接导致其2020年上半年现金净减少0.67亿元,期末现金余额由2019年末的1.75亿元降至2020年中的1.08亿元。
 
    荣信教育表示,因为报告期内营运资金主要依靠自身经营积累及增资扩股解决,“但目前公司业务处于快速增长期,业务规模不断扩大,营运资金需求量将不断增加,如果不能持续扩大融资规模,公司将面临较大的营运资金不足风险,进一步导致的则是资金断裂危机。”从这个角度而言,荣信教育IPO颇有上市续命的意味。
 
    新金融记者就现金流、版权等问题采访荣信教育官方,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