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达国际:2021年A股或仍跑赢全球平均收益 龙头估值天花板进一步打开

     全球经济复苏将是2021年的共识,这一过程可能会比预期的更为强劲也更为短暂。

 
    预计市场或会在今年上半年看到通胀再起,油价将成为关键的波动因素。
 
    2021年A股预计大盘将高位盘整,具体走势主要取决于公司业绩表现和紧缩时间表。
 
    周期回归,短期内需求强劲呈现供小于求的态势。
 
    可选消费重启,将迎来投资机会。
 
    部分中国“龙头”企业出海,有望成为全球企业,打开市值天花板。
 
    地产和银行板块投资价值何时得以体现,取决于利率走势。
 
    1月6日,富达国际线上举办“2021投资市场展望”媒体分享会。富达国际中国区股票投资主管、基金经理周文群在分享会上表示,2021年A股市场将迎来期待已久的股市正常化,预计大盘将高位盘整,具体走势主要取决于公司业绩表现和紧缩时间表。随着市场波动加剧,选股能力变得更加重要,业绩兑现也将成为关键点。而由于估值具有吸引力和外资的持续流入,其认为A股仍有机会在2021年跑赢全球市场平均收益。投资机会方面,随着需求复苏周期股和可选消费投资价值将进一步凸显;“强者恒强”龙头企业随着出海速度加快,有望成为全球企业,从而打开市值天花板。
 
    以下是此次分享会实录精编:
 
    国内消费将进一步复苏
 
    机械设备、工具等行业出口量有望增长
 
    回顾2020年,全球经济遭受了疫情的严重冲击,从宏观经济来看,中国和美国在应对疫情上的不同措施也让这两大经济体经历了不一样的复苏。中国采取强行政政策控制疫情、轻货币政策托底经济,出口和投资成为其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美国则采取弱行政政策控制疫情、强财政政策刺激经济,依靠消费带动经济复苏。例如,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在2020年扩表了70%~80%(新兴市场央行资产负债表同期整体提升6%),主要用于对民众补贴的财政支出,预期这种补贴可能还会持续。据摩根士丹利预测,2020年资产负债表或将达到9万亿美元,约等于美国GDP的40%。
 
    进入2021年,预计中美两国也仍将维持不同的复苏路径。今年中国国内消费将继续恢复,而美国经济增长会受到资本支出周期的带动。具体来看,首先,2021年中国消费有望迎来比较明显的复苏。2020年中国本土消费相对来说比较弱,整体消费对GDP的贡献降低。叠加出口数据抢眼,也挤占了部分消费的比重。我们认为随着疫情的好转,对本土消费的一些限制将会取消,因而带动消费进一步复苏。
 
    就美国而言,2020年各方面商品消费力度都非常大,例如对可选消费品的购买等。但这种高强度的消费预期在2021年难以持续,消费类增长将因此受限。但投资相关增长动力将有望得到一定恢复。在全球经济共振复苏的背景下,将支撑中国商品价格上涨。实际上,2020年下半年以来,铜、铝等大部分商品价格都出现了明显的上涨。因此,就对美市场而言,中国消费品出口可能有所放缓,但同时机械设备及工具出口有望继续增长,进口消费品或会增加。
 
    全球经济复苏将是2021年的共识,这一过程可能会比预期的更为强劲也更为短暂,实际将取决于疫苗的推进速度以及紧缩政策的时间表,预计市场或会在今年上半年看到通胀再起,油价将成为关键的波动因素,而中国可能是第一个实行紧缩政策的国家。
 
    业绩兑现能力成2021年投资A股关键
 
    关注周期股、可选消费、优质龙头股机会
 
    我们认为2021年A股市场将迎来期待已久的股市正常化,预计大盘将高位盘整,具体走势主要取决于公司业绩表现和紧缩时间表。随着市场波动加剧,选股能力变得更加重要,业绩兑现也将成为关键点。就A股而言,个股高估值是基于高成长业绩预期,如果业绩不能兑现,可能会面临戴维斯双杀压力。
 
    而由于估值具有吸引力和外资的持续流入,我们认为A股仍有机会在2021年跑赢全球市场平均收益。估值角度来看,对比全球市场,A股虽然不便宜,但并没有达到贵的水平,这也是吸引外资持续流入的原因,但边际影响会明显下降,因为外资在投资过程中会比较看重估值因素。
 
    过去两年间,我们看到市场已严重倾向于TMT、消费和医疗保健板块,虽然他们仍是经济增长的长期驱动力,但随着宏观经济复苏,这一情况在今年可能会趋于正常化。一些传统的行业随着宏观经济的恢复,投资价值也将逐步凸显。
 
    具体板块机会和投资风险方面:周期回归,短期内需求强劲呈现供小于求的态势,估值也多数处于历史相对底部位置;可选消费重启,将迎来投资机会;另外自疫情以来“强者恒强”的趋势愈加明显,部分中国“龙头”企业出海,有望成为全球企业,打开市值天花板。然而,投资者仍需留意潜在的风险点,包括疫苗推进速度不及预期、贫富分化加大潜在风险,同时还应警惕业绩增速回落带来的估值下滑以及信用事件造成的冲击。
 
    互动问答环节:
 
    提问:外资在A股占比越来越多,外资喜好的资产当前估值都相对较高。从您观察来看,当前外资的投资风格或偏好是否出现调整?
 
    周文群:随着外资进入越来越多,不同风格的外资也就越来越多。从最近外资流入投资品种来看,并没有完全集中在最传统的几个龙头公司上,这个角度看,外资的投资风格逐步被淡化。另外,外资对估值的敏感性会更强一些,例如,2020年外资不再像2016年~2019年持续流入,而是随着个股估值变化不断流入或流出。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外资对基本面的重视程度会更高,对抱团概念相对看得就没那么重。
 
    提问:如何看中欧投资协定对市场的影响?
 
    周文群:中国持有更开放的态度可能是促成此次协定签署比较关键的变量,这个协定的签署对市场的影响我认为是非常正面的。首先,我一直坚信改革开放对中国而言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过去三四十年我国经济的发展让我们都能切身体会到。虽然进一步开放意味着可能将一些关乎国民经济命脉的领域开放,但同时也体现了中国企业的底气和信心。例如,前面提到强者恒强,就需要中国企业走出去,从而蜕变成全球企业。
 
    其次,在当前中美关系非常微妙的时候,中欧两边达成一个比较大规模的合作协议,意义重大。例如,中国可能需要欧洲的技术支撑,欧洲也非常需要中国市场的支持。
 
    提问:如何看反垄断调查对阿里等互联网公司估值产生的长远影响?
 
    周文群:互联网巨头在过去10年带来的益处是非常明显的,无论是对社会经济效率的提升,对就业、创新、科技等方面的带动都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但任何事物都有周期,当互联网巨头体量和重要性日益明显,无可避免会产生一些副作用,此时监管介入是正常的。而监管要做的就是提供一个公平的平台,给传统企业和新兴企业提供一个充分发挥自己优势的平台,而非让它们在不同的监管环境中互相竞争。
 
    提问:如何看低估值的地产股和银行股投资机会?
 
    周文群:我个人认为,估值处于历史底部的地产和银行板块是具备投资价值的。理论上所有商业模式都有自己的内在价值,而我们看到部分港股地产股市盈率仅两三倍,比较明显是被低估了。但地产和银行股的投资价值什么时候会得以体现,我认为主要还是看利率走势,这是所有资产估值的锚和催化剂。
 
    提问:如何看待A股新的退市制度?
 
    周文群:监管加大对违法企业惩罚我们作为投资者是比较乐于见到的。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起到震慑作用,A股造假企业的违法成本因此将大幅增加。同时,也将有效改善市场。从ESG理念来看,G(Governance,投后管理或者企业管治)的管制水平提高,可以让更多的企业符合外资的选股投资标准。
 
    (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及板块仅做举例分析,不做投资建议。)